人气

【李天霞】李天霞为什么不救张灵甫_李天霞将军的结局

新浪爱彩网排列三走势图:李天霞

人物简介   李天霞,国民党陆军中将,毕业于黄埔军校三期,曾任74军师长和副军长、国民革命军第100军军长、国民政府第一绥靖区副司令官等职位;抗日时期率部参加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上高会战、长衡会战等。国共内战时因福建战场失守而被蒋介石以“擅自撤退有亏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从此结束军旅生涯。去台湾之后,李天霞开始经商,于1967年2月10日病逝,享年60岁。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李天霞,1907年12月23日出生在江苏省宝山县县城(今上海宝山区)一个殷实商人家里。其父李霭亭在家排行老四,原先在吴淞镇经营米业,后来在上海四川北路海宁路西端开设“慎大米行"和南市三牌楼“宏大米行”。其母刘氏是吴淞镇大米商刘家的独生女,李5岁随母移居上海(住慎大米行楼上),因米行地处闹市,雇员们投其所好经常带李出入各种娱乐场所,自封孩子王。童年好胜逞强的习气,使其后来在戎马生涯中专横剽悍。李先后就读于周家宅私塾、中西公学、市北公学、江南大学。李敬慕市北公学里的3位老师,教历史和数学的朱剑兰老师,其文笔犀利,经常在报上发表文章。李最喜欢听他讲每个历史时期的治乱之策。语文老师李肖白,一手好字,好文章,朗读时声情并茂,像个话剧演员。英文老师潘公展(后为政坛风云人物),英语纯正,读写俱佳,他经常增加同学们的作业,李天霞常为英文造句开夜车,受益匪浅。
  李读小学、中学期间都由他的表姐俞玉佩接送。她比李大十几岁,其外祖父是个武师,父亲是个武秀才。因从小耳濡目染,有些功夫。但个性温柔贤淑,对李体贴入微,饮食起居定时定量,每晚替李洗浴后还要进行按摩。李的身体在表姐细心照顾之下逐日健壮,以致在军旅生涯中健步如飞,甚至数日不眠仍精神十足。
  李的母亲患肠癌而死,留下一对儿女——李天霞和李惜阴(兄妹相差6岁),不久父亲续弦,娶的是黄举人家的老小姐。1922年6月,上海地区发生鼠疫,李的父亲和继母双双病故。其父享年未满五十岁,可是留下的遗产令李的大伯、二伯垂涎,幸亏忠诚老实的大管家朱表叔和准岳父徐盛江出面干涉才免遭瓜分。徐盛江是县城的土豪,数代是盐商。民国后,盐商的黄金时代已过去,家业日渐败落。他早就想高攀李家,虽说亲家亡故,但大笔的遗产仍像磁铁般吸引他,经他与李家族长遗老们频繁接洽,总算替李天霞保住了大部分的财产,当然,也使他如愿以偿。1922年农历10月,李天霞和徐盛江的女儿徐文娟(岫芬)结为伉俪,婚后李仍回上海读书,每周回家一次。上海是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李不甘寂寞经常和童年的伙伴,大学的同窗好友周大伟出入赌场和色情场所,李从小有沐浴的习惯,更喜欢去虬江路17号日本按摩院消遣。
  1923年秋“日本天胜娘魔术团”在上海北四川路52号“爱普卢戏院”公演。李为此着魔,每晚必看,尤其欣赏“催眠术”表演,拜魔术团的田岩夫为师。每天中午田岩夫和几位日本少女来李家传授技艺,直到一个月后她们演毕回国,学费交了200元,可是招待吃饭送礼却花费2000元。“催眠术”学会了,为日后研究运用高级心理学奠定了基础。李天霞对九流中的阴阳学说,即麻衣相术生辰八字及奇门遁甲颇感兴趣,限于只知熟背而不能运用。直至从军后,部队驻扎松潘,在深山古庙里遇一老僧开解,才将这些学术研究入门。
  李天霞在17岁时,交往的朋友甚多,不乏三教九流。因为他有钱,别人向他开口,从不打回票。当时,在北四川路海宁路一带已小有名气。这引起了帮会的注意,有人引荐他拜老头子,因帮规繁琐被谢绝。虽说李没有参加帮会,但仍与“青帮”“洪帮”的朋友保持密切的关系。1924年春天来到了,李天霞18岁,身强力壮,眉宇间显露出军人的气质。身为中国国民党党员的体育老师顾名世很器重他,经常和他谈论中国历史,指出只有从事革命运动,才能打倒祸国殃民的军阀,并且送了几本有关“三民主义”的书给他。李似乎从书本中找到了人生价值和奋斗目标。顾老师创办“新江苏周刊”,李捐赠500元,并用“天涯”笔名写了几篇大骂军阀的文章,虽说作品幼稚,但经顾老师润色后仍刊载出来,李受到很大鼓舞,逐渐充实了革命知识,坚定了打倒军阀的决心。同年10月15日李由顾先生介绍,在上?;妨?4号(今南昌路)中国国民党上海党部办了入党手续。11月中旬,孙中山发表“北上宣言”召开国民会议,17日抵达上海,李随顾老师参加了盛大的欢迎仪式。李回来后热血沸腾,决心投考黄埔军校报效祖国。1925年3月,李接到组织通知;4月19日乘太古公司的“广肇轮”去广州。李唯恐妻子反对,欲借去香港读书为名离开上海。4月19日晚,李由朱表叔送上船。同去广州的有几十个青年人,其中除顾老师外还有毛邦初(蒋介石元配夫人毛福梅侄子,后任国民政府空军副总司令),方先觉(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兵团副司令官),钱东亮(后任国民政府国防部中将部员)等。几天后,转乘小火轮到达黄埔,随即进入黄埔军校招待所。那是一排排瓦房式的茅草房,已经住了许多人,北方口音居多。经过文化考试和体格检查后,李脱颖而出,在1225名录取者中名列17,编入黄埔军校第三期入伍生团第七连,从此开始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
  1927年8月,李随北伐军南下广东,阻截南昌起义部队,于会昌之役负伤。后随军由粤经闽浙至松江。1928年,李任整编3师15团3营营长,部队驻上海曹家渡,经?;乩霞冶ι教角?。翌年,其妻分娩,三天后患产后热身亡。尚在襁褓中的男婴取名李塞安,暂由外婆扶养。这时李家家产己被嗜好鸦片的岳父挥霍殆尽。1930年,李担任教导第3师2团2营营长转战湘鄂,在浏阳娶卢淡莲为妻,后任80团中校团副,因团长夏楚中升旅长,而自己未能转正,托病辞职,回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八期任第九队队长。
  1932年,李调任“南昌行营”第一厅中校参谋。1933年,李任保定编练处第6团中校团副。1934年,调江西抚州任补充第一旅3团上校团长。参加对中共苏区第五次围剿,与方志敏领导的“北上抗日先遣队”作战,使红军7军团和红军10军团在江西谭家桥玉环山遭到惨败。补充第一旅受到“南昌行营”嘉奖。此后该部开赴川陕边境阻截长征中的红军于藏腊。
  1936年秋,回师汉中,补充第一旅扩编为51师(师长王耀武),李任少将副师长,此时恰逢西安事变,51师被编入“讨逆军”第10纵队。该师从汉中经子午谷进出于西安以西地区,与其它国民革命军形成对西安的合围之势,最终因西安事变和平解决,51师奉命折回。
  李天霞多年未回故里,思念家乡父老乡亲。1936年年底,他携妻卢淡莲和勤务兵搭机取道西安飞回上海。宝山县县长闻知,亲自迎接设宴款待。李的元配夫人徐氏去世多年,其父与两个配偶也盖棺十余年,四只灵柩一直寄放在宝山城北偶的庙里,李在众多乡亲簇拥下前往祭扫。李说早应该让他们入土为安,他花了100元在西北买了一小块土地,为其先父母建造了一座水泥墓,前妻则葬在旁边的土墓里,同时摆了三天酒席招待亲朋好友,并请和尚进行超度。春节过后,李一行人搭轮船经汉口回陕西,随行的还有寄托在岳父家的儿子李塞安,时年已七岁。
  抗战事迹
  1937年8月淞沪抗战爆发,第51师和58师合并为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长俞济时),51师师长王耀武,李天霞任51师副师长兼153旅旅长,下辖305团(团长张灵甫)、306团(团长邱维达),奉命扼守曹王庙、施相公庙以及罗店一带,与日军久留米师团激战数月。11月中旬,李率部坚守望亭拒敌西进,曾于京沪铁路137号大桥与敌血战三天,完成掩护友军撤退任务。同年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4日,第51师在淳化镇同2倍于己的日军激战五昼夜,并守住阵地。日军攻击受阻,不得不派飞机对51师阵地狂轰滥炸,再以炮兵和步兵联合作战。51师官兵伤亡惨重,终因寡不敌众,淳化镇失守。王耀武命令151旅周志道部退至水西门外继续防守,153旅李天霞部把守城墙,李部与爬上城墙的日寇进行殊死搏斗,反复较量达七、八小时,双方成胶着状态。这时王耀武接到命令:“日军已进入中华门、通济门,南京将失陷。51师马上实施突围。”王耀武率部突出重围后,令151旅到八卦洲扎木排过江,153旅到下关找船过江。经过一夜接运和自行过江的51师官兵约5000人。12月13日南京失陷。
  1938年5月,七十四军开赴江苏封县韩道口参加徐州会战,7月间,又奉命转移至江西马回岭防线参战。武汉会战期间,李天霞暂调任第二十九军40师师长,在坚守庐山的战斗中,给予日军以重创。同年底,李有病去桂林疗养。
  1939年3月12日,李接到两封急电:一封是军长俞济时嘱其马上回防,接任51师师长。另一封王耀武告诉他,连日来,其胃出血不止需医治,急盼弟速回防,接任师长职。星夜,第七十四军办事处处长吴鸢风尘仆仆赶来接李,第二天一早,李一行人赶往51师驻地。
  1939年6月,李正式升任第七十四军51师师长,奉命兼程驰援,拦截两个师团的日军,激战于江西高安。8月,第七十四军在江西分宜,宜春一带整编,每个师由3个建制团1个野战补充团组成。
  1941年3月,王耀武率七十四军,下辖51师(师长李天霞)、57师(师长余程万)、58师(师长廖令奇)参加著名的江西上高会战。1941年3月15日,北路日军第33师团由安义向奉新、上高方向进犯,国军第70军在奉新城东西设防,凭借潦河两侧高地抵抗,在日军飞机和炮兵的猛烈轰击下,被迫撤守奉新。日军攻陷奉新后,强渡锦江,续向上高进击。南路日军第20混成旅团,由赣江北岸发起攻击,于夜间两次强渡锦江,遂由独城以北地区沿锦江南岸西犯,受到国民革命军第70军第107师和第74军第51师的阻击重创。
  3月16日,中路日军第34师团沿锦江北岸向高安方向进犯,企图协同北、南两路击破守军第70军,再以3路围攻第74军。第70军第107师在日军强烈攻势面前丢城弃地,仓皇突围。3月18日,第34师团侵占高安又西进龙团圩。第33师团进至上富、若竹坳附近,3月19日,日军池田旅团8000余人从义渡街出发,妄想渡过锦江,从后背打击上高等地的中国军队。王耀武即令李天霞率部予以坚决堵截,在锦江南岸埋伏下来。池田所部2000余人分乘四艘大船逐渐进入埋伏圈,李天霞一声令下,山炮营和重机枪连大发虎威,四艘大船相继被炸沉,敌人大多被消灭和淹死。
  3月20日,日军池田旅团向锦江南岸第51师鸡公岭一线阵地发动猛攻,双方展开血战,李师樊逢春连长带领士兵进行白刃格斗,100多人壮烈牺牲。敌人在阵地上也丢下200多具尸体。日军又组织近千人,在飞机掩护下,向鸡公岭猛扑,李天霞率一部迂回从侧面袭击,消灭日军300余人。
  3月21日,第74军英勇抗击日军的进攻,固守上高外围阵地。第49军与第74军之第51师将日军第20混成旅团击退至锦江以北;遂渡江向北,协同江北第70军主力攻击日军第34师侧背。3月22日至24日,日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上高以东第74军阵地发动猛攻。国军奋勇抗击,主阵地失而复得3次,为实施两翼对日军包围争取了时间。国军第70军、第72军和第49军适时赶到主战场,由南北两面包围日军,形成了南北5公里、东西15公里的包围圈。
  在此情况下,日军第34师团长大贺茂中将一面向汉口日军第11军司令部急电求援,一面命令所部突围撤退。第11军司令部急令第33师团驰援解围,并同第20混成旅团掩护第34师团撤退。
  3月25日,退至奉新之北路日军第33师团一部向官桥街、棠浦急进,被围第34师团亦向东方向突围,两路日军得以会合。3月26日夜夜,第74军攻克泗溪,并协同第72军等部将日军压迫于官桥街、南茶罗一带。3月27日,日军向奉新、南昌方面突围、狼狈溃逃。第49军、第70军分两路对日军实施侧后追击,予以重创。3月28日,国军主力进攻官桥街,与日军激战至下午,将日守军600余人全部歼灭,并毙日军第34师团少将指挥官岩永,收复官桥街。3月31日克复高安,截断了日军东逃归路。
  4月1日,日军以15架飞机掩护突围,向斜桥方面逃窜。国军乘胜追击,收复了沿途城镇。4月2日,国军克复子西山、万寿宫、奉新等地,4月8日和9日又克安义外围的长埠、宋埠、平洲、弓尖各要点。日军受到重大伤亡后撤回原驻地。双方恢复战前态势,会战结束。
  何应钦(时任国民政府军政部长)称此役为抗战以来最精彩之战,七十四军被誉为抗日铁军,授军中第一面荣誉旗。李天霞51师获第一号“陆??站涔ψ?rdquo;,余程万57师获第二号“陆??站涔ψ?rdquo;。
  由李天霞编剧,第七十四军51师“新年代剧团”演出的战地剧《上高会战记》,在驻地巡演。有趣的是李的12岁儿子李塞安,在剧中饰演国军“敢死队员”一角。“陆军第51师第一号武功状歌”相继问世。同年李妻卢氏患肺病不治而亡。
  1943年2月,李升任第七十四军副军长,兼贵州镇远师管区司令,负责为七十四军训练新兵。这年他与该军政工队员罗璐小姐结婚,并倡导“西南剧运”配合抗日宣传政策。冬季,李兼任东南训练团总队长,接受美式训练。
  1944年3月,李天霞晋升为国民革命军第100军中将军长,军序列为19师(师长唐伯寅)、63师(师长徐志勖)、75师(师长朱惠荣)。李到职后,基于军队以战斗为主的原则,鼓励官兵奋勇杀敌,制定两句口号“军人的事业在战场上,部队的光荣是打胜仗”,同年6月-9月,李率部参加“长衡会战”“、邵阳战役”。
  1945年2月20日晋升陆军少将。
  1945年4月,李率100军会同18军(胡琏)、73军(韩浚)、74军(施中诚,参加抗日战争最后一战“雪峰山会战”李率部布防于雪峰山东麓之山门、隆回、淑浦一线。湘西三大土匪之一陈广中游击队归其指挥。74军布防于武洞洞口地区。4月25日,日军116师团3万余人向李师两军阵地发动进攻。我军居高临下又新装备了美式武器,火力甚强,双方杀得血肉横飞尸陈遍野,100军杀出了威名。18军、73军将士也奋勇杀敌,同样的给予日军重创?;嵴轿绷礁鲈?,终以日军溃退邵阳而告终。此役共击毙日军12498人,伤23307人??谷照秸?,李天霞战功显赫,除荣膺“陆??瘴涔ψ?rdquo;外,还获得四等“云麾”、“宝鼎”等勋章。
  1945年7月,李奉命赴重庆陆大甲级将官班第三期受训。8月中旬,日军无条件投降,李提前返回部队驻地(湖南邵阳)。其妻罗璐于10月11日擅自驾驶美国吉普去慰问伤兵,不幸途中与压路机相撞,车毁人亡,暂厝于美军留下的救护车内。因受条件限制,李天霞在100军军部设置了一个灵堂,供友军将领和地方政要悼念。
  届时一批新入伍的女政工队员充当招待,其中一位姑娘在李的视线中定格良久,此女芳名岳景华,年龄18岁,原长沙周南女中学生。李令其就地休息待命,尔后让她坐上吉普车随浩浩荡荡的出殡队伍去“卓刀泉”公墓。同年11月,第100军奉命开往武汉整补。12月,抵达南京待命,即被派往镇江和泰州,一方面协助第七十四军57师镇江之防务,另则占据泰州、泰兴一带,确保长江西岸之安全。未几,第100军奉命再次吹响集结号,调回驻镇江之一部,接受日军混成第90旅团投降及伪军第26师之改编。
  台湾逝世
  1967年2月10日(正月初二),黄埔骁将李天霞与世长辞,享年60岁。届时以顾祝同、俞济时、钱大钧为首的治丧委员会宣告成立。岳景华要求参加追悼会,被众将军拒之门外。蒋经国和时任“陆军”总司令高魁元、“海军”总司令冯启聪、“空军”总司令徐焕升、“联合勤务”总司令赖名汤、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大庆、“宪兵”总司令吴辉生、总政战部主任唐守治、“总统府”参军长余伯泉等均送礼敬挽。追悼会会场内白花幔帘,庄严肃穆。李天霞的长子塞安、次子力安、长孙寄台均跪于一侧,其胞妹李惜阴、妹夫吕发章在场外忙碌。李天霞将军的骨灰安放于台北县中和市“圆通寺”内。
 
李天霞为什么不救张灵甫
  有很多文章中都提到李天霞为何不救张灵甫的原因是因为张灵甫和李天霞有过节,他们的关系十分紧张,所以李天霞才会见死不救的,甚至是团长罗文浪也是持这种看法认为就是这样的。
  但是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按照当时的编制来讲,整83师是比整74师的三旅六团还要多一个团。而当时张灵甫向李天霞求救的时候,李天霞手上只有3个团能用,132团是属于整44旅的,而整44旅被划到整83师的时间也不长,李天霞还没有将他们完成的归为自己所用,所用当然就不能派132团去救张灵甫,如果当时132团去了,不幸还被损失了,那么整44旅就只剩下131团一个团了。而且即使李天霞当时想派132团,但能不能指挥的了还是一个问号,毕竟132团的上面还有一个旅长呢,这对李天霞来说也是一个难关。所以,这样看来,能真正可以被李天霞所用的团就只有56、57两个团,但这两个团中,57团又是一个比较弱的团。
 
李天霞将军的结局
  李天霞是因为得了尿毒症,由于病情恶化,不能治疗,在1967年2月10日,李天霞与世长辞,享年60岁,在李天霞将军死后,他的骨灰被安葬在台北县中和师的“圆通寺”内。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